欢迎来到2022世界杯官方网站,2022世界杯网站,世界杯直播,世界杯赛程

关注掌链公众号

洞悉物流供应链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头条新闻 > 物流 >
中国物流与中国外运争入自动驾驶,背后是百度与谷歌之争
来源:掌链    作者: 李煜 之郎 阅读:496 日期:2022-11-01

11月1日,中国外运与小马智行、三一集团成立三方战略联盟,共同打造智慧物流领域“场景+技术+车辆”的黄金三角,在高阶自动驾驶、高端智能重卡开发等领域合作。

这宣告了物流“国家队”——中国外运入场货车无人驾驶,也宣告了国内首个科技公司、主机厂和物流公司共建的自动驾驶联盟成立。

该联盟背后有一个关键人物——小马智行联合创始人兼CEO彭军,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原首席架构师。

image001.jpg

(百度无人驾驶货车品牌DeepWay)

耐人寻味的是11天前的10月21日,另一个物流“国家队”——中国物流集团宣布推出国内首条酒类物流智能驾驶线路,这是由中国物流牵头与西凤集团、赢彻科技三方合作的货运自动驾驶项目。

与中国物流合作的赢彻科技的首席技术官杨睿刚,也是原百度机器人和自动驾驶实验室主任、首席3D视觉科学家。

两家物流“国家队”合作的两个自动驾驶科技企业都有一个技术相似的技术源头百度。

当人们还对百度(Baidu)认知还停在“中国谷歌(Google)”,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时,百度已在号称无底洞的自动驾驶领域持续投入了9年之久,成为中国自动驾驶科技实力最强的科技企业。

百度的最强对手Google更是早在2010年就开始布局自动驾驶了,如今,谷歌母公司Alphabet(中文名字母表公司)旗下自动驾驶科技企业Waymo已成全球自动驾驶科技王者。

image002.gif

(中国外运、小马智行、三一集团建立联盟)

在货运无人驾驶领域的现实真如设想中那般美好吗?掌链本期《智在中国》小编带你了解货运自动驾驶市场的对抗与挑战。

一、中美对抗,头羊之争

作为昔日中国互联网三巨头BAT之首的百度,近年来战线萎缩,与昔日对标的美国谷歌已遥不可及。但李彦宏缺寻求在人工智能,尤其在自动驾驶领域东山再起。

在全球自动驾驶赛道,李彦宏最大技术竞争对手仍是美国谷歌。不过,在这个赛事上,百度至少在中国在领跑,不仅是自动驾驶乘用车,也有自动驾驶货车。

image003.jpg

(百度无人驾驶货车品牌DeepWay)

谷歌Waymo与百度Apollo在自动驾驶领域业务模式相近。在无人驾驶赛道上,如果说落地化是根本目的,技术创新就是其有力支撑。数据显示,百度Apollo以1537项高级别自动驾驶专利族数量居全球第一,技术专利总计3115项。

作为全球自动驾驶科技头羊的谷歌Waymo,以3476项技术专利总量稳压一头,在无人驾驶领域,百度与谷歌技术竞争还将持续下去。但在物流场景应用呢?

表1.png

为推进自动驾驶货车技术应用,2020年,百度与狮桥物流合作,推出专注于智能新能源卡车研发和制造的科技公司DeepWay,狮桥物流创始人万钧出任CEO。

DeepWay以百度自动驾驶技术为起点,具备更快实现全天候、全场景的L4级别自动驾驶的能力。首款概念产品"深向·星途",是中国首款全正向设计研发的智能新能源重卡。

但在商业化应用方面,百度Apollo与狮桥物流合作DeepWay还在摸索阶段。而谷歌兄弟公司Waymo也没有停步,甚至领先于百度在物流领域的探索。

2020年,Waymo宣布其自动驾驶重卡车队都具备了高速公路的驾驶能力。2022年2月Waymo宣布与全球最大公路物流公司罗宾逊物流(C.H. Robinson)合作,将在得州测试自动驾驶卡车。Waymo正在扩大自动驾驶8级卡车(美国卡车分为8个等级,8级为重型卡车)车队。

Waymo看中了罗宾逊物流20万名客户及超过300万条航线数据的物流平台。也希望自建自动驾驶车队能在罗宾逊平台发挥更大价值。

image004.jpg

(谷歌自动驾驶卡车品牌Waymo)

谷歌兄弟公司Waymo与百度Apollo仍以技术竞争为主,并未真正下场自动驾驶货运物流或智慧物流,很大程度上在于谷歌和百度都不掌握超级需求入口,

而另一家互联网巨头直接下场,这家企业掌握超级需求入口。

这就是美国最大出行服务商Uber优步——曾把中国资产卖身滴滴。

2021年7月22日,优步旗下货运平台Uber Freight宣布以22.5亿美元从投资公司TPG Capital收购美国物流公司Transplace。Uber Freight相当于中国最大的数字货运平台满帮,也是货运领域的滴滴打车。

2000年成立的Transplace,是由华人李俊生牵头成立。他当时说服了美国上市公司中排名前六位的卡车集装货运公司,将旗下物流管理公司重组成一家第四方物流公司即Transplace的雏形。

image005.jpg

(Uber优步旗下货运平台Uber Freight)

近年来,Transplace发展迅速,2018年收购了最大海运企业日本邮船旗下日邮物流(Yusen Logistics)北美多式联运业务,也成为北美运输市场最大的托管运输服务提供商,拥有1000余家客户以及30亿美元年收入。

2020年,Transplace又完成三次收购——数字货运平台Lanehub、包裹管理运输平台ScanData,以及端到端供应链咨询公司LeanCor Supply Chain Group。由此Uber完成了综合性数字物流平台和供应链服务公司的转型。

在数字化物流与供应链服务方面,显然百度Apollo和谷歌Waymo落后一步。

二、逐鹿货运,资本狂欢

2021年中国社会货运量为391.4亿吨,公路货运就占了74%。2021年全国社会物流总费用为16.7万亿元,其中,道路运输费用约4.7万亿元,这足见中国货运物流的钱景,也给货运无人驾驶带来资本逐猎。

据掌链不完全统计,仅2022年上半年,国内无人驾驶领域融资达100余起,融资总额近530亿元(包括IPO募资)。其中,整车/解决方案企业融资达43起,总金额超350亿元。

表2.png

尽管受限于诸多问题自动驾驶货车难以合法上路,但厂商依旧热情不减,携手资本在该领域开疆拓土,大有把未来赌在新世界的意味。

2022年上半年,赢彻科技获融资1.88亿美元B+轮融资,而小马智行也凭借新一轮融资,企业估值达到了85亿美元。

尽管自动驾驶赛道热钱涌动,但部分企业还是凭借融资能力、研发实力和商业打法上占据了优势,在各自的细分赛道中成为了头部玩家。

当然,纵使再多热钱涌入,若不能落地转化,终究还是“空中楼阁”。从全球视角来看,无论是自动驾驶所需的软件还是硬件,单独一家厂商都难以独善其身,“圈子文化”也在自动驾驶赛道上流行。

image006.jpg

(百度自动驾驶卡车品牌DeepWay)

“一个国家Robotaxi的发展,不仅需要独立的Robotaxi企业的成功,也需要政府以及周边生态给予其发展的生态和空间,这些企业推进的速度,不仅仅需要资本,也需要资源,同时需要法规和交通系统的配合、车路协同,更需要对应的运营。”张君毅谈及无人驾驶时提到。

一言以蔽之,寻求伙伴,搭建产业生态圈才是落地化的关键。在技术上还不够成熟,政策上存在瓶颈,研发上又需要大量投入,自动驾驶赛道上暗礁丛生,携手并进也许才是最佳答案。

三、困难重重,竞争巨大

客观来看,自动驾驶行业远没有刚提出时那么时髦。除开中途退场的玩家,在红火热闹的行业假象下只剩下从业人员苦苦支撑。

在无法落地这个核心问题背后,还存在两个根本问题:经济环境和政策法规。在新冠疫情所带来的“经济寒冬”中,似乎没有哪个行业能够独善其身。

今年7月,特斯拉关掉其位于加州圣马特奥的自动驾驶研发团队并裁员229名,而裁员原因仅是短短的八个字“感觉经济状况不佳”。

2020年以来,几乎所有自动驾驶公司都开始了“人员优化”:累计融资超过70亿元自动驾驶的Zoox宣布裁员10%;美国福特与德国大众都投资的L4自动驾驶明星企业Argo AI宣布关闭并解散。

在技术、商业模式以及供应链均面临困境时,技术尽快落地与变现成为了自动驾驶公司“活下去”的唯一方式。

除开经济条件外,政策开放程度也是技术能否落地的关键。尽管我国自动驾驶政策、规则、标准及方案密集出台,相较于美国等发达国家,还需要更多努力。

目前来看,国内只有寥寥几家进行了初步了商业运营测试。赢彻完成了1000万公里的商业运营,百度到今年8月才开始正式启动无人驾驶出租的商业化运营,而对一些初创公司来说,实车上路仍遥不可及,技术变现更是无从谈起。

四、抱团取暖,待建生态

残酷的现实似乎上了沉重的一课,也给过去各自为营的企业敲响了警钟:只有抱团取暖,才能度过寒冬。这也让不少自动驾驶企业与物流企业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。

中美自动驾驶货车领域合作模式

例如,图森其背后的UPS是美国最大的物流企业。2021年,图森前CEO吕程表示,在为UPS运输货物近两年之后,TuSimple卡车的自动驾驶里程累计已超过16万英里,在最佳高速公路时速不超过68英里的情况下,油耗降低了13%,也足以看出两者高度亲密的关系。

其破局手段远不止于此,2022年7月19日,图森宣布与欧洲主要运输和物流供应商黑格尔曼集团(Hegelmann Group)建立合作伙伴关系,该集团运营着一支由5,000多辆车组成的车队,这些卡车将配备TuSimple的自动驾驶系统,以便在北美运营。

“TuSimple的创新将提升我们在北美市场的竞争和繁荣能力,类似于我们成为全球物流技术采用者的既定目标,”黑格尔曼USA业务发展项目经理Andrew Jasinskas说。

不仅是图森,老牌自动驾驶企业Waymo也在向物流企业寻求联盟与合作。

除了与Uber合作外,Waymo还在过去的一年里与C.H. Robinson和J.B. Hunt等主要物流公司建立了长期联盟。由于Waymo的目标也是商业化,这种合作关系也为其提供了接触超过130,000家运营商的途径。

image007.jpg

(美国最大出行平台Uber的自动驾驶货车 )

国内似乎也从你追我赶的竞争关系中,开始寻求合作的可能。

赢彻是由数字物流平台G7与物流地产商普洛斯、蔚来资本联合打造。其CEO马喆人曾担任G7总裁;智加则与满帮集团战略合作。满帮拥有900万认证司机,400万认证货主,覆盖全国339个城市、11万条线路。

目前,由于监管政策和行业标准不足,目前无人驾驶货车主要在封闭/限定的场景下进行无人驾驶,更多的企业还是处于辅助智能驾驶阶段。

掌链认为,生态化协同才是货运自动驾驶发展落地的关键。不论是Apollo、Waymo等综合科技商,还是小马智行、智加科技垂直商业化技术商,要实现全面落地,唯有扩大合作伙伴,生态中各取所需,才能加快落地。

在这个过程中,中国外运、中国物流、顺丰速运等物流企业,作为需求方也将成为生态中关键角色。

编辑:李煜 之郎 

底图.jpg


XML 地图

© 2021 CN156.com Interactive. All rights reserved. 北京掌链传媒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.
邮箱:cn156@188.com 《2022世界杯官方网站,2022世界杯网站,世界杯直播,世界杯赛程》版权所有,未经合法授权禁止复制、不得转载或建立镜像。
中华人民共和国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:京ICP备18029850号-3

XML 地图